【活动回顾】女众不同X中国反家暴

系列1:提高认知度

1999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指定11月25日为“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国际日”。2017年11月24日,在上海加拿大领事馆的赞助下,上海骄傲节「女众不同」在米域MIXPACE 举行了共为期四期的《女众不同X中国反家暴》系列的第一次活动,旨在增强大众对女性和少数性别社群的多种暴力的认知。

171128_WomenUP_02
「中国反家暴网络」在2017年成立,目的在于集合针对女性、酷儿以及跨性别的反家暴组织以及资源。在活动的最开始,「女众不同」和「中国反家暴网络」的联合发起人Lilian Shen向大家分享了她个人当初成立组织的初衷。

171128_WomenUP_03

接着,代表赞助方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政治、经济及公共事务领事Jose Sia先生进行了简短的发言,向大家表示领事馆对支持消除针对任何性别及性取向的家庭暴力的坚定态度。

171128_WomenUP_04

当晚的第一位嘉宾是熊婧。熊婧,现任女权之声执行主任,希陶女性领导力机构共同发起人。自2011年参与中国青年女权运动,在女权社交媒体传播,线上动员和性别意识提升培训方面有丰富经验。熊婧向观众们分享了过去几年中国青年女权举办过的活动,以及她对性别暴力在中国现状的研究结果。她即场播放了女权之声的志愿者们在北京地铁上高唱改编自《悲惨世界》名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女权之歌的视频。他们的另一个活动是2012年的街头行为艺术展示“受伤的新娘”,同样在各大平台被媒体纷纷报道。

2016年,中国法律正式将精神暴力(但不包括性暴力)列入家庭暴力的范畴,在紧急状况下向幸存者提供支援。然而,社会上的真实状况往往无法被政策顾全,在执行上仍有非常多的困难与挑战。一项关于性别暴力的调查显示,在中国,有39%的女性正在或曾经经历过性暴力,但在上海,法院一年仅收到保护令申请案件106件。这表明大部分的家庭暴力事件仍未被举报。甚至有时幸存者勇敢地站出来曝光事件,但他们更多的是需要面对准备不足的公安执法人员、本身有运营困难的避难所,以及社会形象标签等问题。

171128_WomenUP_05

我们的第二位分享嘉宾是来自立陶宛的AusmaAusma是Diversity以及QHumanity的创始者之一。她是一名社会积极分子,并曾在中国,美国,欧洲以及南美有过工作经验。Ausma比较注重研究新女权主义,社会公正性以及跨性别平权这三领域。Ausma向大家分享了女权、反家暴以及性别三者之间的关系。首先她用自己一个非常鼓舞的故事向大家证明“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并不孤单”,风趣的讲述了自己如何在男权社会的环境下成长,再而坚定了她对成为女权主义者的信念的经历。Ausma问在场的观众,“在性少数群体中,会存在家庭暴力问题吗?”。“同语”在2009年的调查显示,有46%的受访者曾遭受过同性亲密伴侣的暴力行为;而这现象在跨性别人群中更为严重,2017年北京同志中心,北京大学和UNDP的跨性别人士生存调查发现,1640个受访者中,仅有6人没有受到过家庭暴力。

171128_WomenUP_06

我们最后一位分享嘉宾李思霖LinlinLinlin是跨性别危机援助与咨询的创始人之一,管理并运营着跨性别避难所,她是一个跨性别女性,也是一个职业调香师和古董商人。在她的分享演讲前,Linlin给大家播放了一个具有科普教育意义的动画视频–“你认识跨性别吗?”。该视频是根据由北京同志中心、北京大学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2017年共同发起的一项《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研》制作而成。Linlin建立跨性别避难所的初衷来自于她最开始救助的一位跨性别朋友,这位朋友由于遭受到家庭暴力而被迫离家出走向她寻求帮助。当时,Linlin意识到在社会上还有非常多的跨性别者需要同样的支持,于是她发起了众筹行动,并建立起她为遭受家庭暴力的跨性别者提供援助的南京跨性别避难所。跨性别危机援助与咨询在成立后的第一年里,为年龄为19岁-40岁不等的9位跨性别者提供了避难服务。

Linlin向同志联盟里有需要帮助的跨性别者提供了支持,同时,她也向在场人士呼吁,如有认识的,本身为LGBTQ友好的人士并且愿意为他们提供专业协助的医生或顾问,抑或是愿意为LGBTQ人士提供工作岗位的雇主,请积极联系她。

171128_WomenUP_07

问答论坛环节

问题1: 请阐述在中国和东欧,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在公众媒体上的形象分别是怎样的?
熊婧:在中国的媒体的笔下镜头里,家暴幸存者的形象往往是脆弱的,无助的。媒体一般会简单地用“受害者”一词形容他们,然而,“幸存者”一词其实会更加中性并且更适合被运用。事实上,家庭暴力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存在于城市也存在于农村,存在于不同的人群中,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发生,每个家暴幸存者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作为他们的朋友与支持者,最好的办法是尽可能地支持和聆听他们的经历。无论他们遭受到什么暴力,幸存者都比任何人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们最不需要的是被无故责备和被无视。
Ausma:在东欧,在我的国家还在苏联时期,人们认为“家庭暴力”是不存在的,是被规范化的,甚至有些高度男权的指导书会教男人“如何成为一个好丈夫”。这些指导书的内容包括一系列不考虑女性愉悦度的男女性行为指导。比如,“男女发生性行为后,如女方在卫生间哭一个小时,这是正常的,男方只需要让她哭一下即可”。

问题2:面对家庭暴力,女性和跨性别怎么保护自己?
Linlin:家庭暴力发生时,要立即报警保护自己。暂时使事件平息下来总比逃跑来得好。花点时间学习一技之长,这样才能养活自己。最后,选择不出柜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因为社会上对跨性别者还存在非常大的误解和歧视。
熊婧:尽管现阶段社会上对于受害者的援助体系仍非常不够和低效,但如果人们不举报家庭暴力事件,我们的体系将永远停滞不前。

问题3:作为公司的HR,我能如何帮助有可能遭受家庭暴力的员工?
Ausma:建议可以以“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国际日”的名义给每个员工发一封邮件,让每位员工了解有用的资讯和渠道,在企业内部开展小型讲座,提供专业的信息。另外,也可以在公共区域放置一些小册子以供员工领取阅读。家暴肯定会影响工作状态,这也是个改良机制的良好机会。

171128_WomenUP_08

活动终于在观众的踊跃提问中结束。最后,上海骄傲节组织者之一Evie宣布骄傲节10周年的主题为“我们的社群,我们的认同,我们的骄傲”。骄傲节的志愿者们将会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穿梭在中国不同的城市,与不同组织的项目人分享他们的经历。

171128_WomenUP_09

特别鸣谢:

所有参与女众不同X 中国反家暴的志愿者和嘉宾;
赞助方上海加拿大领事馆;
场地提供方米域MIXPACE;

以及所有到场给予我们支持的观众。

我们期待在于2018年3月11日举行的女众不同X 中国反家暴系列的第二场活动–草根组织工作坊上再次与您相见!

171128_WomenUP_10